当前位置: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 > 品牌振兴 > 领导言论
李永忠:互联网行业反腐关键是引入异体监督
来源:民主与法制
2021-03-12

        导语:当前,互联网行业腐败问题愈演愈烈,著名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开出药方”,总结了互联网行业反腐呈现的“5转”态势、面临的“5大”难点,建议引入异体监督、成立互联网联盟、建立互联网从业者“黑名单”制度。

  去年以来,互联网反腐高潮迭起,贪腐案例再创新高。先有百度前副总裁韦方被内部通报涉嫌贪腐,被移送公安机关;后有快手前副总裁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离职后被官宣涉嫌贪腐被逮捕。百度、阿里、字节跳动、京东、美团、小米、360、滴滴出行、大疆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反腐大战。

  针对互联网行业呈现的愈演愈烈的腐败问题,著名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中国互联网行业反腐败斗争已呈现“由单打独斗转向合成作战,由粗放式反腐转向集约式反腐”等五个转向的态势,面临“难在内部曝光、难在权力过分集中”等五大难点……互联网企业如何有效开展反腐败斗争?反腐如何做到“标本兼治”?李永忠为互联网行业反腐“开出良方”。

李.jpg

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监事长、著名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


互联网行业反腐呈“5转”态势

Q:





民主与法制

 2019年被视为中国互联网行业反腐风暴的开端。据《2020上半年互联网企业反腐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就有28家中国互联网企业曝出约250起腐败舞弊案件,超过500名员工被开除或移送司法机关调查,互联网行业贪腐愈演愈烈。请您介绍一下当前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反腐形势有什么特点?

李永忠

 互联网行业的反腐败斗争呈现五个转向的态势:

 一是隐性转向显性。互联网企业由过去隐性的反腐斗争转向了显性的反腐斗争。

 二是内部处理转向外部处理。互联网企业出现腐败问题以往多是由公司内部处理,近年来,逐渐转向由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司法机关等进行查处。

 三是依规查处转向依法查处。过去互联网领域出现腐败,企业往往会按照内部规定依规查处,现在多会移送公安机关、检察院等依法查办。
 四是独立解决转向联合解决。由过去企业自行解决内部腐败问题,转向了联合众多互联网企业一同解决共性问题。
五是不公开转向公开。近年来,各大互联网企业几乎都会公开内部腐败事件,内部腐败问题逐渐由不公开宣传转向公开曝光。

互联网反腐败斗争有“5大”难点

Q:





民主与法制

    您认为互联网行业的反腐败斗争面临哪些难点?


李永忠

 主要面临五个难点:
 第一,难在反腐招数的推陈出新。今年1月,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对当前的反腐态势作出一项重要判断:传统腐败和新型腐败交织,贪腐行为更加隐蔽复杂。我认为,传统腐败和新型腐败交织,引发互联网领域腐败愈演愈烈,然而面对腐败手段升级变异,反腐的方法却没能及时跟进、出新。
 第二,难在内部曝光。互联网企业为了抢占先机,常发起业务扩张进攻战,易出现内部斗争、内部腐败蔓延势头。外界很难掌握互联网企业出现内部腐败问题的相关资料。
 第三,难在权力的过分集中。大部分互联网公司的事业部都是腐败的密集区域,因为事业部的权力大、资源多,受监督制约不够,符合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一铁律。
 第四,难在家丑不可外扬。互联网企业对待内部腐败问题,往往会因顾及企业形象而选择不对外公布。
 第五,难在依规和依法的冲突。互联网企业出现腐败通常会依据内部规定来处理,但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必须移交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依法办案。

内部改革是关键

Q:





民主与法制

 一些互联网巨头在内部设置了反腐部门,包括百度的职业道德委员会、阿里的廉政部门、滴滴出行的风控合规部等。您认为,这些内部反腐职能部门应当如何更好发挥作用?


李永忠

 这些互联网企业需要聘请既有理论知识,又有实操能力的反腐败专家把脉、问诊,针对内部腐败问题对症下药。同时,安排企业的监督骨干到纪检监察学院、检察官学院、法官学院、公安大学等专门机关和院校的培训中心进行学习,提高他们的理论水平和实战能力。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互联网企业内部改革,去解决权力结构与选人用人体制这两个根本性问题,这样才能有效解决互联网企业的内部腐败问题。


“3招”遏制中高层腐败问题

Q:





民主与法制

 近年来,企业高管被卷入互联网反腐案件的现象也越来越频繁,涉事高管的职位从副总裁、轮值总裁到企业实际控制人均有所波及。您认为,遏制中高层管理人员腐败应该在哪些方面下功夫?


李永忠

解决中高层管理人员腐败的方法主要有三个:
 首先,要形成科学的权力结构,即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分开,确保三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决策者归董事会,不参与执行;执行层一定要市场化地选择总经理;监事会要选择有原则、有党性、敢于斗争的人来当监事会主席。
 其次,要建立科学合理的选人用人体制。互联网企业要搞好,一定不是董事长决定让谁来当总经理,让谁来当监事会主席,在选人用人机制上要市场化。
 最后,要借助外力形成异体监督,及时发现,及时曝光,及时查处。例如搞一个互联网联盟,由互联网联盟对互联网企业进行巡视巡查。可以请央企国企背景的互联网企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等有关部门加入,共同支持联盟的监督和权力运行。还可以请中国法学会进来,把法学专家、律师也引进来,做一些合规制度的制定和违规情况的通报,借助这些外力来形成异体监督。

改善“老虎、苍蝇”的滋生环境

Q:





民主与法制

 互联网企业也有不少腐败现象发生在基层岗位,如运营、商务拓展、采购、市场营销等岗位已成为腐败的重灾区,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李永忠

 我认为,主要原因大体可以概括为“5,即互联网企业的权力失衡、管理失控、监督失效、教育失误、自律失败。

Q:





民主与法制

针对这种现象,您认为互联网领域的反腐应该如何做到老虎(公司高管)苍蝇(基层员工)一起打

李永忠

  互联网领域的腐败问题,关键不在于如何一起打虎拍蝇。更深层的问题,是如何改善滋生老虎和苍蝇的环境,这是战略性问题。如果只是考虑如何一起打老虎和苍蝇,而不改善老虎、苍蝇的滋生环境,老虎只会越长越大,苍蝇只会越生越多。

互联网企业要扎好自家篱笆

Q:





民主与法制

  2020年上半年曝光的互联网反腐案件中,8成以上的公司在与代理商、经销商、上游供货商等第三方进行商务往来时发生了腐败行为。今后,互联网企业该如何加大对第三方的约束?


李永忠

 第三方固然需要约束,但更重要的是,要认真思考为什么这些互联网企业的腐败人员会被第三方围猎,还是要从内部自身找问题。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互联网企业的内部腐败已经出现了亡羊的问题,现在关键是如何补牢,把自家的篱笆扎好。

成立行业自律组织

Q:





民主与法制

  由京东倡议组成的互联网反腐联盟——“阳光诚信联盟现已有约400家成员。您认为,互联网企业组成行业联盟进行反腐有何实际效果和借鉴意义?

李永忠

 这是中国反腐败,特别是互联网领域反腐败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该联盟的组成既不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号召的,也不是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号召的,而是400多家互联网企业自发组织的,这是一种自发组织,行业自律组织。

 同时,这也表明了互联网企业的反腐败斗争已由单打独斗转向合成作战,由粗放式反腐转向集约式反腐。


引入异体监督

Q:





民主与法制

 整治互联网企业内部腐败问题,除了查一个抓一个之外,如何从制度层面在企业内部建立完善的反贿赂监督管理体系?


李永忠

 首先,关键要引入异体监督,比如媒体介入,通过引入这种异体监督的形式,推动互联网企业内部监督的建立健全发展。

 第二,要公平竞争承诺,就像我们加入世贸组织一样,互联网企业也要有公平竞争的公开承诺。政府有关监管部门、人大、媒体等外部力量,都可根据公平竞争的承诺,加强对互联网行业的监管。

 第三,一定要有诚信记录,通过一次被查,终身不得再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方式将腐败人员纳入黑名单。现阶段看来,黑名单制度对解决互联网公司的腐败问题发挥着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