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 > 研究成果 > 报告精读
中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的现状与差异分析
2021-11-24
追求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人类共同的目标,更是造福人类、谋求成功,达到城市经济社会持续提升的必由之路。在此条件下,城市群作为经济发展和融合的新形式,是当前城市和国家参与全球竞争最主要的载体,并且未来的城市之间竞争已经不再是城市与城市的竞争、区域与区域的竞争,而是城市群与城市群之间的竞争,中国的城市要想在全球城市体系中站得一席之地就必须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因此,就必须研究关注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而可持续竞争力作为可持续发展方向、实力、水平的具象体现就更是重中之重,为此研究城市群的可持续竞争力也就显得至关重要。


1 文献综述



从可持续发展角度来看,全球主要国家、国际组织机构、学者都提出了一系列可持续发展框架,如英国、瑞典、芬兰、德国、美国、瑞士、丹麦、中国等全球主要国家都提出适合自身发展的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和相应的指标体系,世界银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也同样都有一套独特的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这些指标体系虽有差别,但是总体都突出关注了经济、社会、环境、效率、公平、人力资本、人力资源等各个方面,综合反映了国家或城市的可持续能力。


在具体推进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国内外一些学者又将可持续发展框架体系数量化,将可持续发展理念与竞争力相融合,形成可持续竞争力,以反映城市的长期增长水平和能力。如Lever&Turok认为城市竞争力要达到的目标是城市的长期可持续经济增长,如果仅仅关注短期的经济增长必然会导致长期经济福利损失。Poot也认为可持续竞争力会使得城市实现持续的福利水平提升,从而应该重点关注影响城市可持续增长的要素。Rutkauskas在分析国家(地区)竞争力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方法和实践方面及其实施手段后,认为竞争力以及可持续发展的定义需要结合起来进行充分的解释和量化评估,认为在评估过程中合理评估经济发展的风险是解决国家竞争力发展可持续性最重要的因素。Balkyte&Tvaronaviiene则分析总结了可持续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战略实践,阐述了竞争力理论的未来研究领域,提出了可持续竞争力的概念,认为国际全球化、经济增长、社会福祉、可持续发展与竞争力应当是一体的。Jiang&Shen更是把可持续发展的思想理念引入到城市竞争力体系中,综合研究考虑了经济、社会和环境等各个方面,表明良好的城市竞争力不仅要有一定的经济绩效而且还要有良好的社会和环境。Morgado将城市竞争力与城市可持续性相关的指标相融合,探讨竞争力、创新和可持续性的关系,得出城市可持续性对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倪鹏飞和李超则进一步从宜居环境、经济的活力、创新驱动、生态环境、社会和谐、开放包容、城乡协同等方面,全面总体地构建了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的指标体系,并采用相关数据解释和测度了中国城市和全球城市的可持续竞争力。Hu也将可持续性注入竞争力中,衡量了澳大利亚城市的可持续性和竞争力,并揭示了澳大利亚的城市进步显然与环境成本相关这一结果。倪鹏飞等认为,具有良好可持续竞争力的城市应当拥有利用城市自身和全球资源要素的条件,能够可持续地使得城市居民的经济、社会、环境、生活得到最优发展,更好、更持续地满足城市居民的各种需求,综合反映了竞争力与可持续竞争力的互惠统一。杨朝远和李培鑫更是对我国21个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现状进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我国21个城市群的可持续发展能力总体上呈现东高西低的空间分布格局。


通过以上文献回顾发现,多数研究均是从影响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各个因素角度来分析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研究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的大小,而鲜有文献研究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分析我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的现状、格局和差异。为弥补这一不足,本文利用我国七大城市群130个城市作为研究样本,详细研究我国七大城市群的可持续竞争力状况。

2 研究方法与样本选择




2.1 Dagum基尼系数及其分解方法


为了分析我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之间和内部的差异水平,本文借助Dagum基尼系数及其分解方法。Dagum分解方法将七大城市群总体差异分解为城市群内差异贡献、城市群间差异贡献和超变密度差异贡献。
6662d3b893db3e54ad9cd0f3574f0055.png



由式(1)可以将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基尼系数(G)分解为城市群内差异贡献(Gw)、城市群间差异贡献(Grb)和超变密度差异贡献(Gt)。在进行可持续竞争力差异分解之前需要对各个城市群的可持续竞争力均值进行排序。城市群内可持续竞争力差异水平Gjj和城市群内差异贡献度Gw由式(4)和式(5)给出,城市群间可持续竞争力差异水平Gjj和城市群间差异贡献度Grb由式(6)和式(7)给出,超变密度差异贡献度Gt又由式(8)给出。Dij表示第i个城市群和第j个城市群之间的相对影响。将dij定义为两个城市群之间的指标差值,可以理解为第i城市群和第j城市群中所有scir-scjh>0的样本值求和的数学期望;将pij定义为超变一阶矩阵,可以理解为第i城市群和第j城市群中所有scjr-scih>0的样本值求和的数学期望。其中,FiFj表示层级ij的累积密度函数。

2.2 样本选择和指标体系建立


为了详细研究我国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之间的关系,本文选择我国较为成熟的七大城市群,分别为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关中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样本包含130个主要城市,具体城市群和样本城市划分如表1所示。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837.jpg




本文借鉴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关于可持续竞争力指标体系的建立,在充分考虑城市经济、社会、环境、文化、信息等多方面条件下,将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的指标体系划分为创新驱动的知识城市、公平包容的和谐城市、环境友好的生态城市、多元一本的文化城市、城乡一体的全域城市以及开放便捷的信息城市这六大方面,具体衡量方法和数据来源如表2所示。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16》、各城市2016年统计公报和网络爬虫搜索所得,所有数据均经过标准化无量纲处理。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845.jpg






3 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分析




3.1 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分析


通过上述指标体系的建立和处理,本文得出我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均值为0.333,变异系数为0.576,总体分化比较严重,七大城市群中可持续竞争力排名最高的城市是香港,可持续竞争力排名最低的城市为达州。具体从区间来看(表3),可持续竞争力水平在0.8到1之间的城市仅有3个,而在0.2-0.4之间的城市有63个,超过50%的城市在这一区间,并且从5个区间的变异系数角度来看,城市可持续竞争力区间越低,分化越严重(表4)。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851.jpg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855.jpg



我国七大城市群内可持续竞争力前10名的城市分别为香港、上海、北京、深圳、杭州、广州、南京、成都、天津和苏州(图1)。从具体指数大小来看(表5),可持续竞争力前10名城市呈现较为明显的等级特性,排名前3的香港、上海、北京要显著领先于排名4-10位的城市,从而位于第一等级;排名4-6位的深圳、杭州和广州又显著领先于排名7-10位的城市,从而位于第二等级;最后,排名7-10位的南京、成都、天津和苏州可持续竞争力指数比较接近,位于第三等级。此外,从可持续竞争力前10名城市的分布来看,有3个城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有4个城市位于长三角城市群,有2个城市位于京津冀城市群,有1个城市位于成渝城市群;区域分布来看,有9个城市位于东部区域(包含香港),只有1个城市位于西部区域。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00.jpg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05.jpg



3.2 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具体分析


从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来看(表6),可持续竞争力从大到小分别为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关中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其中,排名最高的粤港澳大湾区,总体可持续竞争力为0.563 24,显著高于其他城市群,排名最低的成渝城市群总体可持续竞争力为0.215 86。从城市群内部分布角度来看,成渝城市群和关中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内部分化较为严重,总体变异系数高达0.849 84和0.627 74,长三角城市群和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差异较小,变异系数为0.358 53和0.380 06。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10.jpg




具体从城市群内部可持续竞争力水平排名前3位的城市来看(表7),七大城市群内城市可持续竞争力排名第1位的都为城市群内的中心城市,排名第2位的都为城市群内副中心城市,排名第3位的也基本都是城市群内副中心城市,这表明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发展模式主要体现为中心—副中心城市引领模式,并且中心城市和副中心城市可持续竞争力较高的城市群,其城市群总体可持续竞争力水平也较高。但值得注意的是,成渝城市群,其内部中心城市成都的可持续竞争力处于较高水平,但是其总体水平较低,这正好验证了上述成渝城市群分化较为严重的事实。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14.jpg



3.3 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差异分析


通过Dagum差异分解,本文得到了各城市群内、城市群间的可持续竞争力差异。从图2可以看出,我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差异为0.309 44,其中,城市群间可持续竞争力差异为0.186 05,占城市群总体总差异的60.124 7%,城市群内可持续竞争力差异仅为0.037 3,占总体差异的12.125 1%,超变密度差异为0.085 87,占总体差异的27.750 1%。这表明我国七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总体差异主要表现在城市群之间,即城市群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是导致我国城市群总体差异的主要原因。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18.jpg


具体从城市群内部差异角度来看(图3),差异由大到小分别为成渝城市群、关中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和长三角城市群。具体来看,成渝城市群内部差异最大,数值为0.418 93,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和长江中游城市可持续竞争力内部差异较为接近,分别为0.193 27、0.202 32和0.206 01。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24.jpg

表8表示各个城市群之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水平。从长三角城市群角度来看,长三角城市群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水最低,数值为0.213 28,而与长江中游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之间的差异较为接近,数值分别为0.263 43和0.273 09,与成渝城市群之间的差异最大,数值高达0.438 50;从粤港澳大湾区角度来看,其与中原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和关中城市群之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均处于较高水平,总体均大于0.43;从京津冀城市群角度来看,其与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较小,这表明京津冀城市群与长三角城市群的可持续竞争力水平较为接近;从长江中游城市群角度来看,长江中游城市群与各个城市群之间的差异均较为接近;而从成渝城市群角度来看,成渝城市群与其他各个城市群之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均处于较高水平,其中成渝城市群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可持续竞争力差异水平最大,数值为0.487 16。

微信图片_20211124105928.jpg







4 结论



本文通过构建可持续竞争力的评价指标和方法,以中国七大城市群130个样本城市进行实证研究发现:我国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水平总体较低,可持续竞争力排名前5位的城市分别为香港、上海、北京、深圳和杭州,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由大到小分别为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关中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总体呈现出中心城市和副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的状况。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差异分析表明,城市群之间可持续竞争力差异是导致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差异的主要原因,贡献度高达60%;成渝城市群与其他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均存在较大差异,其中成渝城市群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可持续竞争力差异最大,差异水平为0.487 16;长三角城市群与粤港澳大湾区之间的差异最小,差异水平为0.213 28。
综上,本文可以提出以下政策建议:一是最大限度发挥中心—副中心城市对城市群内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的带动引领作用,做到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与中心城市可持续竞争力相匹配;二是着力缩小城市群之间可持续竞争力的差异,促使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同步提升,在打造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等全球级城市群的同时,注重其余国家级城市群可持续竞争力的提升,促使城市群总体协调发展。







作者:徐海东,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倪鹏飞,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学术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原文刊载于《生态经济》2021年第9期,略有删节,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