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 > 品牌观察 >
刘彦平丨新冠疫情大流行背景下的城市品牌韧性——反思与展望
来源: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
2021-01-31

刘彦平.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刘彦平

 

       编者按:城市的快速发展和扩张引发高度聚集的人口分布及高强度的经济活动,城市各系统间的联系日益复杂化和多元化,城市的内生性风险和外部不确定性增加,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严重影响着经济社会的稳定运行和城市系统。在这种背景之下,如何提高城市应对风险的能力对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刘彦平研究员将从“城市韧性”的角度为我们提供了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一、韧性城市

       近年来,由于极端天气、自然灾害、传染病等突发事件频频发生,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重视韧性城市建设。纵观国际,很多国际都市都在城市远景规划中提出增强城市韧性的理念。

      “韧性城市(Resilient City)”一般是指城市能够凭自身的能力抵御灾害,减轻灾害损失,并合理地调配资源以从灾害中快速恢复过来。城市的经济系统、技术系统、基础设施系统面对灾害的冲击和压力仍然能够保持基本的功能、结构、系统和特征不变,这样的城市系统也称为韧性系统。联合国提出的韧性城市框架主要评估的就是城市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

 

wps14.jpg 

OECD,“resilient cities”(2016)

 

      当然,对于韧性城市的理解,不能仅仅停留在防灾减灾方面,还应该包括城市的健康持续发展、居民的幸福生活品质。2013-2018年间,奥雅纳与洛克菲勒基金会合作推出一套评价城市韧性的实用方法体系:城市韧性指标法(City Resilience Index,简称CRI),并运用于全球“韧性百城”合作项目。CRI是一套能够给打造韧性城市的工作法则,包含4个维度、12个韧性城市目标、156个评价指标。

 

wps15.png 

City Resilience Index,Arup(2017)

 

二、国内城市韧性建设

       我国目前并没有专门的韧性城市指标,但是从已有的城市品牌指数中,可以发现和韧性城市相关的指标有28个,可以分成五类主题:文化韧性、经济韧性、社会韧性、环境韧性和形象韧性。

       文化韧性的要素指标包括文化产业、友善气质、城市文化口碑、创新创业活力。

       经济韧性的要素指标包括发展水平、投资吸引力、人力资源、投资绩效、创新投入、创新绩效、平台与设施、人才吸引力。

       社会韧性的要素指标包括社会空间、教育文化、公共医疗、社会保障、居民消费水平、人居基础设施。

       环境韧性的要素指标包括环境质量、生态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城市口碑。

       形象韧性的要素指标包括经济发展预期、美丽城市口碑、和谐城市口碑、政务微博传播能力、政务微博服务能力、政务微博互动力(注:由于数字治理没有直接的数据,因此政务微博在此处为间接反应数字治理的指标)。

通过对已有城市品牌指数评价中的韧性要素进行观察,可以初步对我国当前城市品牌韧性的现状进行评估。城市品牌指数评估的数据来自各城市每年年初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城市年鉴2018以及清博大数据采集的各城市全网公开数据。

 

wps16.png 

上:全国286个城市的韧性要素对城市品牌的贡献度 下:全国286个城市的RFC与韧性口碑的数据对比

 

       可以发现,城市之间城市品牌得分的差距比较大,但是城市韧性要素对城市品牌的贡献度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此外,我们把韧性要素贡献度和城市韧性口碑全网数据的标准化数值做了个比对,发现除一线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特别注重城市韧性外,很多城市的韧性口碑数据不高,大量城市几乎是近零的数值。

       中国经济信息社、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信息协会做了城市数字治理评价指标体系,其实这一指标也可以看作城市数字韧性治理的指标体系。包括数字基础设施、数字行政服务、数字公共服务、数字生活服务四个主题。


wps17.png 

城市数字治理评价指标体系


      基于疫情期间大数据的分析得到中国数字治理的排名,名列前茅的也依旧是一些一线城市。

 

wps18.png

城市数字治理指数前10排名,《中国城市数字治理报告(2020)》


        城市“十四五”规划中,回顾了“十三五”规划中的问题,其中就包括疫情暴露了我国城市抗重大风险能力低下。但是“十四五”规划却依然不重视韧性城市,连增建医院、增加病房这样的计划也没有涉及到。

        从我们控制疫情的角度来看,我国的抗疫表现是很优秀的,但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我们依靠的“刚性”还是“韧性”?更进一步来讲,在疫情大流行背景下,传统的城市韧性理论、传统的城市治理理论是否依然可靠?西方韧性城市的各种研究和模型都没有预测到新冠这样猛烈的冲击,很多地方疫情仍然没有恢复。如果就此进行思考和研究,或许会对传统的理论造成很大的挑战。


三、疫情大流行背景下打造城市品牌韧性

      聚焦到国内,要在疫情大流行背景下打造城市韧性品牌,需要实现以下几个转变和转型。

    (一)优化城市治理格局

      重塑治理格局。当前,我国社会行业分工更加细化,生活场景更加多样化,需要不同的行业和场景实现自治自洽来提高治理的效率,也就是说,治理格局需从“单中心”向“多中心”转变。

      转变政府角色与职能。政府要实现从“控制型”向“引导型”和“服务型”的转变,从直接的资源垄断和管控向规划和监管转变。

      信息技术助力。韧性城市建设应该与智慧城市建设紧密相结合,利用信息技术提升治理能力,信息技术拓展人们参与治理的渠道、协调不同利益相关者、提高决策水平和服务能力。

    (二)提升城市基层治理韧性

      城市基层社区不仅是居住栖息的“生活共同体”,更是集体面对风险的“命运共同体”。城市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体系是否完善,是否具备足够的应急治理能力,不仅关乎安居乐业,也是衡量城市发展质量、韧性和竞争力的重要标尺。

      城市基层社区“应急链”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预防、 处置、恢复与建设全过程,已成为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线应急的主平台。长远来看,全面系统地完善基层社区应急治理体系,健全基层社区“应急链”,不仅是短期应急的重要举措,这样的韧性机制更是面向未来、防范风险,满足城市居民和城市更高水平安全、稳定、可持续发展需要的必然选择。

      当前我国城市基层社区在“应急链”建设方面存在的不足与短板,突出体现在人员、角色和技术三重困境。未来应提升社区工作人员综合保障水平、厘清城市社区权责、全面建设智慧社区,不断健全和提升城市社区的治理韧性。

    (三)推进城市高质量发展化,全面强化品牌形象韧性

 

wps19.png

强化城市品牌形象韧性、促进城市高质量发展的机制


      城市韧性建设的直接目的是为了提高城市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的能力,其最终目的仍然是本地居民的生活质量的提高。因此需要根据人民的需要、市民的需要、受众的需要,发掘城市的文化资源,建立文化识别,包括旅游观光、创新创业、美丽人居与交通等等方面的建设。

       要确实从人的需求细分出发,进行城市规划、建设与治理,把城市打造成有特色品牌,让城市品牌变成优化的、结构的综合体。

(本文根据刘彦平研究员在2020区域品牌发展国际论坛的发言整理而成)。


作者简介:

刘彦平 :品牌中国战略规划院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城市与房地产研究室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中国城市营销发展报告课题组组长,兼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市场营销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